2017-12-7 13:23:00

往前看,PPP项目审批和融资会更趋严格,但我们并不认为明年在建基建投资增速会出现大幅滑坡。

……
2017-9-5 8:09:00

当人民币贬值预期开始转向时,中国可能仍会在中期内面临外汇净流入。外汇重现流入对中国货币政策的执行、以及企业现金流和资产负债表的构成都有深远的影响。

梁红:中国近期是否会再现外汇流入?


  在美元走弱的背景下,年初至今,人民币对美元升值5.9%,但对贸易加权的一篮子货币贬值0.6%。在资本管制加强的助力下,今年中国外汇流出也明显放缓。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周人民币对美元加速升值,且有迹象显示,在岸市场也出现了一些人民币空头被“逼空”的迹象。短期内,中国外汇流向会逆转、再现净流入吗?

  我们认为,接下来几个月中,中国外汇流出转向的可能性很高,这一结论主要考虑到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当前人民币有效汇率可能不再被高估。中国仍然录得经常账户顺差,为币值提供支持。根据我们之前的研究,截至2014年底,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被高估了3.1%~8.6%,但此后人民币对贸易加权的一篮子货币已累积贬值5.6%,而人民币的基本面也相对当时有所改善。

  中国经济基本面改善有望提振对人民币的需求。

  中国与其他主要国家的利差仍然支持资本流入。

 
  2014年以来,企业部门累积了大量实际意义上的人民币“空头”,而近期人民币套利成本的大幅上升可能会触发这些“空头”平仓——这类套利交易平仓往往会演变为一个自我强化、加速的过程。我们估计,出口商积累的未结汇外汇头寸达3,000~6,000亿美元。

  如果外汇流向和之前对人民币汇率悲观的市场共识发生转变,中国政府可能会放松一些自2015年底以来开始实施的资本管制措施,尤其是那些“临时性”的举措。顺序上,先放开一些对居民换汇的管制可能是较为合理的政策选择。

  然而,当人民币贬值预期开始转向时,中国可能仍会在中期内面临外汇净流入。外汇重现流入对中国货币政策的执行、以及企业现金流和资产负债表的构成都有深远的影响。不言自明的是,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转向中性甚或偏乐观有望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国际投资者对中国金融资产的进一步价值重估。


……
2017-4-27 8:14:00
目前的政策环境下,重演类似2013年“钱荒”的可能性不高。今年金融领域的“整治行动”可能会打击过度杠杆化的套利交易,但不太可能波及实体经济。
 
  中国的2017年1季度宏观经济数据超出预期,但市场仍然对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存有不少疑虑。

  中国的经济复苏很可能仍处于早期阶段,未来有望持续。经济复苏的启动得益于自2015年年中以来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显著放松,而复苏早期在房地产、汽车和上游行业等领域表现得最为鲜明。然而,随着企业现金流和就业情况改善、外需回升,经济复苏范围逐步扩大,本轮复苏的持续性也在上升。
 
  因此,政策退出宽松、或是政策“紧缩”也很可能尚处于早期阶段。政策退出宽松旨在矫正(相对于经济周期而言)过度的政策刺激,而不是压制经济增长。因此,政策变化的节奏往往会是渐进的,先从货币条件的适度紧缩开始,而财政政策的调整通常要晚得多。

  通过加强监管来清除过高的“金融杠杆”是否会导致实体经济增速大幅下滑?尽管需要密切关注可能的下行风险,但我们认为目前的政策环境下,重演类似2013年“钱荒”的可能性不高。今年金融领域的“整治行动”可能会打击过度杠杆化的套利交易,但不太可能波及实体经济。

  从周期波动的角度来看,宏观政策的及时调整是保持经济增长可持续性的重要条件。因此,目前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调整均有助于延长本轮经济增长的时间。

  中长期来看,经济持续增长的关键仍在于提高生产力,而这一点需要多年的观察才能证实或证伪。虽然市场普遍认为中国仍需要实施大刀阔斧的结构性改革才能够稳定经济增长,但我们认为,中国近年来已经在改革上实施了不少举措,一些新的“改革红利”已经隐约可见。
……
2017-4-5 16:10:00

  我们认为,央行年内可能还会扩大法定准备金要求的覆盖范围,实际上提高“有效”准备金率。为约束银行规避法定准备金要求的行为,央行或加强对非存款负债的统一监管,可考虑将同业、甚至表外业务也纳入准备金的考核范围,避免监管套利。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